博乐体育

博乐体育官方app

博乐体育:全球油气行业发展主基调:恢复与转型

发布时间:2022-04-16 22:20:01 来源:博乐体育官方app 作者:博乐体育官网

  4月12日,国家高端智库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2021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在北京进行线上中英文同步发布。报告指出,2021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的主基调是恢复与转型,2022年这一主基调仍将延续。但是大国博弈愈演愈烈和重大地缘政治冲突影响持续发酵,国际环境更加错综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陡升成为年度重要特点,恢复与转型中的风险问题将成为全行业需防范的重要内容。

  世界经济仍处于带疫复苏期,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反复、减排压力加大,特别是地缘政治局势骤变三大因素的影响下,世界经济发展的下行压力加大,油气行业经营发展环境不确定性陡增,风险防范将成为油气行业发展的重要年度特征。

  ★恢复和转型仍然是2022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的主基调,但大国博弈愈演愈烈和重大地缘政治冲突影响持续发酵,国际环境更加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陡升成为年度重要特点。

  ★受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市场恐慌情绪上升影响,国际原油均价将达到 85~90 美元/桶,且不排除短期油价超过历史最高水平的可能性。受俄乌冲突影响,预计俄气西进入欧受阻,大概率将东流亚洲,美国 LNG将填补欧洲空缺,从而改变全球贸易流向;欧亚气价仍将延续大幅增长态势。

  ★随着各国提出碳中和目标和相关承诺,石油公司转型发展明显提速,上游重心“油转气”,下游重心“油转化”,根据公司自身实际,有选择地规模发展新能源业务成为石油企业转型发展的大趋势。

  ★国内石油消费增长由负转正,对外依存度将再次恢复增长;天然气消费增速较上年放缓。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仍将延续加快发展态势,石油产量重回2亿吨,天然气产量达到2050亿立方米,连续6年增量超过100亿立方米。

  ★中国炼油能力仍将延续较快增长的态势,走势异于世界主要炼油国家。预计2022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炼油和乙烯生产国,但大而不强、炼油能力过剩将制约我国炼化行业高质量发展。

  ★国家将继续围绕保供、公平和低碳发展出台更多的促进政策。针对前一段发展中出现的偏差,政策导向也将相应调整,引导能源行业先立后破,化石能源在转型过渡期的基础性作用将更好地发挥。

  放眼全球,2021年国际市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原油价格大幅反弹,反弹增速创下30年以来最高。2021年,布伦特期货均价达到70.95美元/桶,同比上涨7.74美元/桶,涨幅达64%。其中,2021年10月26日布伦特原油期货最高达到86.4美元/桶。在供应方面,“欧佩克+”持续超额减产,有效促进了市场再平衡。2021年,“欧佩克+”原油产量较2019年下降了9.8%,全球石油供应量为9530万桶/日,同比仅提高150万桶/日,较2019年低5.3%。

  展望2022年,国际石油市场因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叠加俄乌冲突的影响,世界石油需求复苏的进程受阻,较2021年增速减半。供应侧尽管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从目前趋势看,2022年全年石油供应的增长量能达到需求增长量的一倍,预计全年供应量为10130万桶/日,同比增长600万桶/日。全年基本面总体供大于求,但库存水平仍将保持低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2022年全球石油市场基本面偏紧形势好转,但地缘政治溢价短期难以消除,不仅支撑油价总体水平处于高位,也会带来油价加剧波动。

  国内石油市场方面,2021年,国内原油产量继续增长,达产量1.99亿吨,同比增长2.1%。而在油价高企情况下,原油进口减少,石油表观消费与对外依存度都实现了首次回落。2021年,国内石油表观消费量为7.15亿吨,同比下降2.3%;石油对外依存度首次下降,降至72.2%,较上年回落1.2个百分点。

  2021年,成品油市场的变化也比较突出。成品油消费保持复苏态势,已经恢复至疫情前全年消费量达到3.85亿吨,同比增长3.2%。分品种看,汽油、柴油需求率先恢复,分别为汽油消费同比增长5.8%、柴油消费同比增长0.7%;而煤油消费同比增长5.7%,仍显著低于疫情前水平,仅为2019年的73.6%。但由于国内石油市场整顿力度前所未有,有效管控原油进口配额,同时加速了调和汽柴油资源退市,以及国内炼厂继续推进减油增化进程的影响,成品油收率由2020年的62.2%降至59.3%。

  此外,国内石油市场实施一系列强监管政策促进了隐性资源显性化,促进了行业高质量发展。2021年,表外汽油、柴油资源分别同比减少1363万吨(-35%)、1539万吨(-27.7%),使得市场环境得到改善。

  2022年,国内石油需求随经济稳步增长成品油需求将出现阶段性波动,但总体维持稳定增长。预计2022年,石油表观消费量为7.41亿吨,同比增长3.6%;原油产量达到2亿吨,但其增速不及需求,预计对外依存度回升至72.8%。成品油供应基本稳定不变,供需差继续收窄,出口进一步减少。

  此外,面对波动加剧的国际市场,国内保供稳价仍是重要任务,主营单位继续发挥保供稳价压舱石作用。

  2021年,国内外炼化行业呈现8大特点。一是石油石化产品消费恢复,石化强于成品油。二是全球炼化产业较快恢复,中美尤其强劲,欧日韩印整体稍弱。全球炼油毛利整体回升,北美、亚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欧洲仍低于疫情前;炼厂平均开工率走出低谷,但各地均仍低于疫情前。三是我国炼油效益创历史新高,石化整体表现优异。四是世界炼油产能多年首见净减少,我国炼油能力赶上美国,净新增产能2520万吨/年,总炼油能力达到9.1亿吨/年。五是我国炼油行业结构加速优化调整,减油增化取得实效。我国汽柴油收率降至60%以下,化工轻油收率升至 17%。六是中国产能猛增引领全球石化产能增长,亚太和中国乙烯新增产能占世界增量的89%和67%;中美产能接近。七是我国乙烯原料轻质化、主体多元化趋势加快。八是我国主要石化产品自给率明显提升(乙烯、丙烯当量自给率和PX表观自给率分别大幅提高至66%、94.5%和 61.7%),出口创下历史记录。

  2022 年国内外炼化行业发展将呈现以下趋势:一是地缘冲突导致世界炼化产业资源不确定性大增。二是高油价对世界炼化企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已导致部分企业经营亏损、加工降量。同时,高油价显著改变了石油、煤炭和轻烃三种原料制乙烯路线的竞争态势,油制装置较大范围降负和停产。三是我国炼油产能结构持续优化,2022 年我国炼油产能将增长2560万吨,达到9.4亿吨;结构上持续以强换弱。世界新增炼能主要来自中东和亚太地区,2022年总能力将达51.8亿吨/年左右。四是我国石化产业继续大跨步发展,我国乙烯产能持续快速增长,2022年规模将超过美国;产品自给率继续提高;石化行业向高端、绿色、特色化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复杂环境下炼化行业生产运行需要更加灵活。2022年地缘政治局势不确定性、高油价及疫情的持续反复,国内外炼化行业稳定运行面临挑战,需要更加迅速、更加灵活的进行生产经营调整。减油增化后如何有效消化基础石化产能、实现高质量发展是炼化行业面临的重大课题。减油增化需要依靠原料优化和科技进步走出差异化和高端化高质量发展之路。炼化行业绿色低碳转型步伐需加快。炼化行业是高能耗、高排放行业,在“双碳”目标背景下,将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减碳要求,如何推动技术创新、全面开展绿色低碳改造工作也是行业面临的重要挑战。

  2021年,全球天然气市场形势出现重大变化。一是由欧洲市场供应紧张引发的全球天然气区域结构性供应紧张。二是全球天然气三大市场气价暴增。欧洲 TTF现货均价15.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上涨 397%,为2004年有价格记录以来最高;东北亚LNG现货价格受欧洲气价带动明显,均价14.5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上涨280%,回升至2013~2014年高气价水平;美国HH现货均价3.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同比上涨93%,为近7年最高。三是买方积极寻求与油价挂钩的长期合同作为供应保障,合同目的地条款限制增加、与油价挂钩斜率回升,同比涨幅达36.2%。

  2022年,预计全球天然气供应紧张形势将进一步加剧。全球天然气需求仍将上升至4.08万亿立方米,同比增速回落至2%。高气价利好天然气生产,预计全球产量4.3万亿立方米,同比增速3.3%。分地区看,欧洲供应紧张,仍将是造成全球供应紧张的主要因素;亚洲天然气需求增速放缓,区域资源竞争加剧;美需求受强劲LNG出口推动,供需紧平衡。此外,新增液化产能不足,全球LNG供需紧张加剧。预计2022年,全球新增液化产能约1320万吨/年。

  此外,供需偏紧推升气价高位运行,地缘政治因素加剧价格短期波动。受俄乌冲突影响,俄气西进入欧受阻,增量部分大概率要东流亚洲,造成欧洲天然气需求增量由LNG补缺。

  2021年,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有效防控,保障了经济发展。“双碳”目标及推动能源转型的相关政策驱动天然气消费高速增长,全年供需偏紧。天然气消费增长超预期 ,天然气消费量达到3654 亿立方米,增量393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2%;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为9.3%。天然气消费增速呈前高后低走势。上半年,天然气消费增长297亿立方米,占全年增量的75.6%。下半年天然气消费增量仅为全年的1/4。天然气产量保持较快增长。2021年,天然气产量首破2000亿立方米,达2086亿立方米(含页岩气、煤层气与煤制气),同比增长8.3%,增量160亿立方米,连续5年增产超100 亿立方米。天然气进口量1681亿立方米,增速19.4%,较上年上升17个百分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创历史新高,达46%,较上年上升2.8个百分点。

  2022 年,预计天然气供应增速将低于消费,整体供需偏紧。“双碳”“双控”、清洁采暖等政策持续推进,天然气需求仍将保持旺盛,但受煤炭增供、出口效应转弱等影响 ,消费增速将放缓至8.2%,增量300亿立方米。工业燃料、发电用气和城市燃气仍是消费增长的主力,增速分别为10.1%、11.1%和6.9%。国产气产量将达2216亿立方米,增长130亿立方米 ,较2021年有所回落;天然气进口185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69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升至46.8%。2022年,要特别关注在新形势下国际气价冲高对国内消费可能产生的影响,稳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做好国内天然气的保供稳价工作。

  在经营业绩方面,一是国外公司油气产量普遍下降,国内公司生产运营保持平稳。2021年,20家国外石油公司的油气产量较2020年进一步下降 0.24%;国内3家公司油气产量合计达3.65亿吨油当量,同比增长2.24%。二是经营业绩大幅回升,全部公司实现扭亏。2021年,20家国外石油公司平均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7.3%,平均净利润为104 亿美元,全部实现扭亏。五大国际石油公司平均营业收入超过2000 亿美元,同比增长52.6%;平均净利润为165亿美元,创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国内三大石油公司销售收入、净利润均实现了大幅增长。三是自由现金流创近年新高,资本支出继续下降。2021年,五大国际石油公司合计资本支出同比减少5.88%。国内三大石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稳定增长,在保持勘探开发力度的同时,促进炼化转型升级,投资明显向化工倾斜。

  在公司战略动向方面呈现8大特点。一是国外公司提高股东回报,努力维护投资者关系,并大幅降低负债。二是继续压减资本支出,各公司都宣布缩减资本支出,埃克森美孚、壳牌削减高达100亿美元/年。三是利用高油价持续推进上游归核化。四是持续收缩炼油业务,进行升级改造。2021年,五大国际石油公司合计原油加工量同比下降 2.9%,较2019年下降14.7%。五是终端布局的重心向亚太等需求增速较快的新兴市场倾斜,同时注重向综合服务站转型。六是高油价并未影响国际石油公司转型步伐。七是国内公司聚焦重点领域规模增储,持续推进效益开发。八是国内公司打造高端低碳下游业务,多领域发力新能源业务。

  展望2022年,国际大石油公司将继续坚守投资纪律,油气投资更加注重低碳和高营利性;继续调整上游布局,油气业务回归传统优势地区;坚定能源转型信心,新能源发展持续加速,石油公司低碳投资将更加重视优势领域,也将更加重视科技创新;产量不会明显上升,业绩将进一步提升。

  2021年是我国“双碳”元年。我国“双碳”“1+N”政策体系初步建立,为国内油气行业绿色转型指明方向。油气企业大多面临资源劣质化严重的困境,主动转型压力推动企业借助新能源产业,打造新的利润增长极。同时,油气企业自身能耗巨大,在当前国家严控能耗的大背景下,被动转型压力要求企业探索新能源产业发展利用模式,降低碳排放量,提高油气净贡献率。

  国内油气企业绿色转型的实践做法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制定转型目标,从战略层面规划新能源产业发展路径。二是发挥自身优势,有序加快新能源业务布局。三是打造四大业务模式,因地制宜建设新能源业务示范区。四是结合业务特点,积极探索新能源发展商业模式。

  2021年,国内油气企业在新能源发展方面已经迈出实际步伐。但这只是传统能源企业绿色转型的初期探索,尚未实现规模化发展。未来,还需要国家给予相关政策,支持油气企业成为实现“双碳”目标与保障能源安全的中坚力量。一是建立合理的企地共赢模式;二是完善地热资源税政策,出台CCUS财税优惠政策;三是构建和完善科学的碳排放监测、报告、核查体系(MRV体系)。

  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不平衡,地缘政治形势日趋紧张,各资源国政策也发生了变化。

  政策放宽:一是减少油气上游领域投资限制。例如,沙特向外国投资者出售非核心石油资产,允许上游投资者开发本国天然气资源;澳大利亚恢复陆上天然气勘探开发。二是提供税收优惠。例如,巴西批准了《新天然气法》,消除税收壁垒;印度尼西亚延长所得税免税期,取消LNG增值税。三是改善合同和法律条款。例如,马来西亚修改浅水区块PSC条款,增强投资者盈利能力。四是加强碳减排和可再生能源合作。

  政策收紧:一是提高本地化要求。例如,哈萨克斯坦要求大型油气项目运营商提高采购油气装备及配件的本地化含量,并提高油气行业员工薪资水平;沙特表示,2024年1月1日起终止与中东地区总部不在沙特境内的外国国营公司和商业机构的合同。二是收紧对外开放政策。例如,秘鲁将油气对外开放政策转向国有化,停止对外招标;墨西哥国会提出修改前政府对外开放的能源改革法案。

  展望2022年,3大因素将影响海外投资风险。一是大国博弈延续,主要体现在美国、欧盟和俄罗斯在欧亚地区的博弈,围绕北约东扩问题展开激烈交锋,以及中美战略竞争3个方面。二是地缘政治因素和外溢引发安全局势恶化。三是资源国政府急需从疫情造成的财政危机中恢复,资源国民众贫富差距加大。